首页 >> 专题报道 >> 2008达喀尔 >> 中国车手

周勇距离车检门仅5米之遥 希望明年还能参加达喀尔
2008-01-09 11:26:00

  1月8日中午,郑州日产奥丁车队乘坐国航CA934航班抵达首都国际机场。车队经理胡学军、领队郭红军、车手周勇随即出席了下午的媒体座谈会。

  主持人:各位下午好!首先感谢各位媒体的朋友,来此参加东风-郑州日产奥丁车队回国媒体座谈会。

  首先介绍一下参加今天座谈会的嘉宾,他们是郑州日产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建华先生,河南帕拉丁俱乐部总经理樊伟先生,东风-郑州日产奥丁车队经理胡学军先生,东风-郑州日产奥丁车队领队郭红军先生,东风-郑州日产奥丁车队车手周勇先生。

  现在由河南帕拉丁汽车运动俱乐部总经理樊伟先生致辞。

  樊伟:各位媒体朋友,各位领导,大家下午好!

  首先我代表河南帕拉丁汽车运动俱乐部感谢大家参加本次座谈会,同时我们也感谢中国汽联和各媒体朋友们对帕拉丁俱乐部一直的支持和关注。

  2008年,我们组建了东风-郑州日产奥丁车队,参加第30届达喀尔拉力赛。从比赛的筹备阶段初期,就得到了郑州日产汽车有限公司的大力支持。今天,我们把车队的英雄接回来了,同时,我们邀请了郑州日产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建华先生,在此,再次感谢郑州日产汽车有限公司对帕拉丁汽车运动俱乐部的支持和关注。同时,感谢各媒体朋友们的支持,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樊伟先生,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郑州日产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建华先生致辞。

  张建华: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下午好!

  郑州日产参加达喀尔拉力赛已经是第四次了,但是这一次和前三次有很大的不同,这一次我们遇到了这种意外。那么前三次创造了郑州日产参加达喀尔比赛最好的成绩,2008年,我们使用继承帕拉丁基因的奥丁参加了达喀尔的拉力赛。虽然由于恐怖事件的因素,达喀尔的比赛取消了,但是我们相信正像组委会主席拉维格尼说的那样,是你们演绎了达喀尔30年的传奇,你们都是英雄。今天,我们把我们的英雄都接回来了,接到了国内,下面我把主角让给我们的英雄,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请他们做前方情况的介绍。

  主持人:感谢张总的致辞。可能各位媒体朋友比较关注的是他们从前方带回来了信息,下面有请东风-郑州日产奥丁车队经理胡学军先生,请他介绍一下从前方带回来的情况,请大家欢迎!

  胡学军:本届拉力赛应该是1月5日在里斯本发车,1月4日的时候,东风-郑州日产的奥丁车队去做了车辆的技术检查和人员的行李检查。在此之前,拉力赛遇到了一点麻烦,就是恐怖组织在毛里塔尼亚有一些活动。当时的想法是说,觉得有可能会取消几个赛段,没想到在当地时间1月4日12点,宣布比赛最后取消。而且,还说拉维格尼当时说的一句话是“没有别的选择,这是唯一的选择”,而且这是法国外交部联合达喀尔组委会做的选择。当时现场很多的车手和记者都感到非常惊讶,达喀尔历史上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也有车队的车手被作为人质,但是这么危险的情况确实是第一次遇到,所以取消了比赛,我们感到非常震惊。

  当时车队车手之一的安哥拉车手奥利维拉,他听说这个消息以后当场就哭起来了,然后到车前面,有记者问他问题的时候,他抑制不住开始抹眼泪。因为安哥拉的车手是第一次和我们中国车手一起来合作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由于郑州日产在安哥拉建了第一个工厂,结果我们选择了安哥拉的车手参加达喀尔拉力赛。但是安哥拉车手原来的技术是比较粗糙的,他们对训练投入的精力很大,因为他们不是职业的车手,他们把自己的事业都放弃了,集中精力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准备。但是,最后得到的消息是不能够参加比赛,他们觉得非常遗憾。当场,他们就流出了眼泪。结果,我们车队的其他人,包括我在内,也觉得非常遗憾,但是也没有办法,这不是我们能够决定得了的事情。

  参加了4次达喀尔拉力赛,这一次可以说是心情最不好的一次,回来以后不知道说什么,面对媒体朋友,我们也不知道要说一些什么。确实是,每次回来的时候我们有这样那样的在比赛过程中遇到的困难,遇到各方面的事情都是很多的。

  主持人:下面由媒体朋友提问。

  媒体:我想问一下周勇,当你第一时间听到这个比赛取消是什么心情?本来现在今天的比赛应该是在什么赛段?

  周勇:本来今天应该是在非洲的赛段,我现在有大家陪着我心情还好一点,如果是一个人在家,我想着我在某个赛段的什么位置,心情肯定不是很好。

  其实是在12点的时候公布了这个消息,11点半的时候,我的车组获得了新的领航员和他做赛会检录的时候,我正好是在前台,前台交完了这些表以后,我就可以马上进做检录,做报到程序。那个路口离我只有5米远,我们交表的时候觉得不对,有几组人员抬着黑绒布的面板,把门挡住了。每块板上有同样的字条,上面写的12点钟紧急会议通知。当时我看一下表是10点半,当时还有1个半小时才到通知的时间,所以我觉得那1个半小时是最难过的1个半小时。因为之前有猜测,说这次的比赛全部取消,有的说是取消几个赛段,有的人说没有什么事情,争取大家的意见。

  其实焦虑地等了1个半小时以后,12点钟正式宣布说取消这个赛事的时候,开始的时候是一个大礼堂,上千人在那个礼堂里面,那个礼堂已经坐满人了,旁边两层有4层楼那么高的包厢,这个包厢里面都挤满了人,所以铺天盖地到处都是人。大家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几秒钟没有声音,之后开始躁动了,有的人反对等等,所以各种各样的气氛都有。当时,我觉得也是一个非常好的经历,因为也是亲身感受了历史事件的发生。

  媒体:我想问一下胡经理,您对于达喀尔的比赛这么多年了解比较多,像这次比赛临时取消,对于今后达喀尔举办比赛有没有影响?然后在09年的赛季,他们会采取怎样的措施预防这个事情?

  胡学军:刚才我也说了,比赛确实最后取消,这种情况是达喀尔拉力赛历史上第一次。应该说,组委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如果参加比赛的话,因为明明知道前面有危险,而且是已经得到了所谓的恐怖组织直接跟他们有一些联络,就是威胁他们在每天休息的营地上,有可能袭击那个营地。这是得到的确切的消息,如果比赛可能会冒这样安全的危险,所以对于比赛的主办方来说,是不太乐意做继续比赛的决定。

  另外,法国政府在此之前,法国政府和西班牙政府已经要求他们本国人员不能到毛里塔尼亚去,有这样的要求。所以,这个比赛如果不进行,对于达喀尔拉力赛是一个非常大的影响,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宣布取消比赛,这么多的参赛的车手、车队,包括其他的组织者,各个地方的组织者,包括西班牙沿途的组织者城市,还有西班牙一直到毛里塔尼亚,包括塞内加尔的影响是非常不好的。还有一种办法是取消毛里塔尼亚的赛道,今年是9个赛道,而且每一年在毛里塔尼亚进行的达喀尔拉力赛赛段是最艰苦的,如果把这个赛段取消达喀尔拉力赛就不能成为达喀尔拉力赛。要不就是放弃,要不继续比赛就是取消毛里塔尼亚的赛段。今后别人一看达喀尔拉力赛变成这样的话,可能别人也不会参加。所以,不管是继续比赛取消几个赛段,或者是取消整个的比赛,这是两种选择,对于达喀尔拉力赛来说都是有影响的。而且,有此影响达喀尔拉力赛能不能继续进行,能不能在非洲进行,或者是在其他的洲进行,就不可能再叫达喀尔拉力赛了。现在,大家都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有可能达喀尔拉力赛就没有了,有可能是这样的,这是包括组委会和其他的人员得到的消息。

  那么在讲话里面,也是觉得非洲唯一觉得毛里塔尼亚比较安全,对于达喀尔拉力赛是有非常大的意义。整个的感觉,好像不是本届比赛取消这一届,有可能30年的达喀尔拉力赛可能就此就没了。所以,很多人觉得非常遗憾。

  媒体:请问张建华先生,作为赞助商面对达喀尔拉力赛未来的发展,还有这次比赛的取消,您有什么看法?

  张建华:达喀尔拉力赛确实是一种冒险,也是一种挑战,是对环境的挑战,对人类自身的挑战,还有对我们汽车制造水平的挑战。但是,这个挑战不可能面对具有杀伤力武器的挑战,这种挑战是不可以存在的。所以,这次的达喀尔拉力赛就取消了,但是30年的历史,以前也出现过因事件取消部分赛段,但是整体取消这是第一次,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这都是一个意外。

  但是,整体上达喀尔这种勇于挑战的精神,还是存在的,也相信达喀尔拉力赛的组委会,继续可以在未来举办这种比赛。那么毛里塔尼亚的项目不行,那么就选择其他的项目。作为郑州日产,是希望这个比赛能够继续进行下去。那么郑州日产本身,也愿意继续关注和参与这项比赛。

  媒体: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想问一下郭红军先生,这次的达喀尔比赛取消了,但是达喀尔的组委会说这个作为一个精神会保留下去。那么郑州日产的车队有没有准备今后继续参赛?那么今天取消比赛之后,有没有采取什么补救措施,保持车队和车手的状况?

  第二个问题想问一下樊伟先生,这次取消比赛是不是对于帕拉丁汽车运动俱乐部有什么打击?

  郭红军:这届的取消有可能以后没有达喀尔拉力赛了,但是他们的组委会有消息说他们正在筹划其他的比赛,包括到南美洲的比赛,或者是到南非的比赛,包括摩洛哥和安哥拉这样的国家。

  那么还有他们对中国非常感兴趣,他们也想在亚洲像中国的境内做类似的比赛。目前有一个叫做穿越东方的比赛,现在组委会已经勘路完毕,他们不会放弃这样一个情况。穿越东方虽然没有目前没有ASO他们做的那么全面,但是车辆的改装情况已经完成了,我们也觉得情况比较好。那么我们希望我们这些人可以一起参加其他的比赛,最近可能就是穿越东方,今年6月份从俄罗斯的圣彼得堡穿越哈萨克斯坦然后到达中国。整个的路程,大概是1万1千公里,是17天的比赛,比达喀尔拉力赛今年的距离稍微长一点。但是,难度跟达喀尔拉力赛差不多,甚至超过了达喀尔拉力赛。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还希望能够参加类似这样的比赛。

  樊伟:首先感谢达喀尔拉力赛的组委会,说到这个达喀尔拉力赛,我们俱乐部总是参加这个比赛,现在是第4次。今年是中国车队参赛车手最多的一次,不仅是包括了我们俱乐部,还有其他的俱乐部的车手。

  也就是说,通过在厂商和媒体的支持下,帕拉丁俱乐部参与国际汽车赛事,应该来讲,在国内的汽车俱乐部中,和国内的赛车中带来的积极的影响。大家有目共睹,从第一年,一直到第30届我们参加这个比赛。应该来说达喀尔比赛的精神和比赛的效应,已经在国内的汽车越野俱乐部里面和类似的俱乐部,已经产生了一种影响。

  另外,我们帕拉丁俱乐部也非常高兴地看到,这项运动在国际和国内的汽车运动俱乐部里面,我们在达喀尔这种国际赛事的平台,我们跟大家同台竞争,同台进行参与,这样对于我们整个的俱乐部、俱乐部运动、俱乐部比赛、俱乐部的发展,在几年当中,我们帕拉丁自身,也得到了参加国际比赛组织的经验。

  当然了,这一次的赛事被取消,刚刚车队的经理介绍了,不仅仅是对于我们河南帕拉丁俱乐部,应该来讲对于整个参与达喀尔拉力赛的国外俱乐部和厂商俱乐部,以及背后的赞助商,首先我们听到的是感觉到震惊。应该来讲,这种取消比赛,对我们本年度和近期还是有一定的影响。但是,刚刚我也讲到了,我们从这种参与达喀尔拉力赛当中获得的经验,和达喀尔这种精神,在我们俱乐部和我们的车手,以及对于我们郑州日产的赞助商,在参与的过程中,我们把这种精神已经融入到我们整个的团队当中。

  相信河南帕拉丁俱乐部会在郑州日产、各媒体和其他赞助商共同支持下,在长远来看,我们可能会走得越来越好,谢谢大家!

  媒体:请问一下车队的郭队长,这次参赛虽然在国外,当时去的时候肩负着什么样的任务?第二个是郑州日产参加达喀尔的理念和指导思想是什么?

  郭红军:至于说车队的任务,我觉得帕拉丁俱乐部,他本身肯定是要融合一个超值的回报,需要通过越野的活动提升整个价值。那么对于郑州日产来说,我们的产品也要得到产品本身价值的提升,融合了一个总体的理念。这个任务由原来帕拉丁车队参加的三届比赛,体现了帕拉丁俱乐部的价值。那么在07年8月奥丁车队的出现,也希望给奥丁的用户得到一个回报。同时,向我们用户和整个的社会证明我们产品的可靠,同时也是对于帕拉丁车队,整个中国汽车运动的延续。

  任务如果用是很量化的指标很难说,因为这只能是我们任务的一个出发点。因为刚才提到了我们车队的理念和指导思想,对于达喀尔拉力赛本身来说,实际上也是团队的组建。实际上达喀尔拉力赛简单一句话就是使用现代的工具进行最原始的体验,这不仅需要产品的质量,还需要团队的建设,只有参加了达喀尔之后才有资格谈团队建设。所以,我们整个的理念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理念不仅仅是团队的本身,也是我们精神的建设,这也是我们产品可靠性能的证实。谢谢!

  媒体: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问一下樊伟先生,这一次达喀尔拉力赛被取消了,请您谈一下赛事取消给帕拉丁俱乐部带来的多大的损失?请您粗略地谈一下。

  樊伟:谢谢这位朋友,应该来讲,损失是两方面。

  第一方面,我们在全国媒体的关注和以郑州日产为主赞助商的支持下,我们做好了充分地准备。我们今年第一,是想保证车队的成绩,要跟前三届相同。其次,我们做好了超越的充分准备,我们想在这一届在我们车队胡经理的领导下,和我们郭队长的组织下,以及我们最有经验的车手周勇先生,还有我们在国际上请了安哥拉的车手。这样的话,我们对达喀尔本届的比赛,我们的期望很高,希望我们能够得到超越以往三届的成绩。但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们确实感觉很遗憾,我们这种超越随着组委会宣布取消,我们的期望也得不到验证。不能用“破灭”两个字来说,但是是很遗憾的,所以这是我们车队和俱乐部最大的损失。当然了,这不仅仅是帕拉丁俱乐部的损失,我想对于08年整个的中国汽车运动和中国其他的汽车俱乐部,以及参与达喀尔拉力赛的所有的俱乐部,都是一个损失。

  第二个损失,在这里不得不谈的就是我们这么多的赞助商,和我们的车手,他们对我们帕拉丁俱乐部给予了这么多的支持,我们前期的投入可能没有预期的回报。同时,对于我们帕拉丁俱乐部在后续的整个处理上,包括对媒体朋友们也是,今天跟几个媒体朋友在一起也谈了,我们不希望取消比赛的新闻,我们希望是整个达喀尔拉力赛每天都在发生,我们有更多的新闻点。这样的话,由于这样我们损失了赞助商和我们整体的投入,包括咱们去年和媒体以及赞助商大家共同的损失。

  但是,最后我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帕拉丁俱乐部,刚刚我们的领队郭红军先生也说了,我们通过达喀尔拉力赛已经锻炼了一支能经历考验的这么一个团队,我们相信,帕拉丁俱乐部会在郑州日产赞助商的支持下,在媒体的关注下,在我们整个车队的精心团队下,会做得更好。谢谢大家!

  媒体:我第二个问题问张建华副总,这次的意外,会不会影响到公司对于车队的赞助?另外,公司对车队打算跑穿越东方的比赛,公司有什么看法?

  张建华:这次取消比赛包括我们的车队、车手包括帕拉丁俱乐部,大家都想是不是会影响对于车队的赞助和关注?大家都会有这样的疑问。那么郑州日产参加达喀尔比赛,这是企业的资源,也是郑州日产全体员工团队精神的体现和创新。前几届我们都参加了,所以我们对于这一届的期望更高,包括在赛事的名次等等方面我们都期望更高。

  那么帕拉丁参加比赛的路会继续走下去,所以对于郑州日产来讲,参加达喀尔拉力赛一定不再像简单地取得名次那么重要。那么参加达喀尔拉力赛已经成为郑州日产的一种追求和执着,还有肩负着使中国汽车运动走得更远的使命。我相信,关注达喀尔的同仁,希望大家继续关注郑州日产,因为我们郑州日产还会像以往关注和支持帕拉丁俱乐部,包括我们奥丁车队参加其他的比赛,甚至包括达喀尔拉力赛。这也是像这一次竞赛一样,也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媒体:我想问一下周勇,虽然这次没有参加比赛很遗憾,但是明年或者是今后如果达喀尔拉力赛还可以继续办的话,你还是要参加吗?

  周勇:首先肯定是选中我的话,我一定会参加。像这一次也是,这一次其实在前期准备提前4个多月的时候开始准备,不管是从体能的、驾驶的,还有对于赛事的思考,甚至拿出了以前比赛中一些录像来研究当时的一些得失,为了更好地参加新一轮的比赛。

  当然了,我付出了这4个月,其实郑州日产的奥丁车队,这个车队的成员还有厂方更多的人,其实比我付出的时间更多。我觉得在整个的12月份这一个月,我也由车队安排做了赛前的培训,有维修培训,有沙漠的驾驶适应训练等等,都是非常详细地准备今年的这个赛事,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但是很遗憾,取消比赛把我们的本来同舟共济能够做出更好成绩的理想延迟了。正如您说的,如果明年有机会,我们会把今年的准备再加上一年时间的准备,我们相信明年可以做得更好。谢谢!

  媒体:请问胡学军先生,今天郑州日产在安哥拉投资,那么我想问咱们这次安哥拉的比赛没有顺利进行,这会不会对我们在安哥拉继续发展有影响?

  胡学军:我想不会,因为工厂现在已经基本上完全建成了,我是07年4月份到达安哥拉的。我们在安哥拉工厂叫做CSG汽车有限公司,4月24日是奠基,到了11月份我们的工厂已经可以试生产了。现在工厂正在做一些绿化和土建的收尾工作,预计是2月底将由安哥拉总统和中国的政府、企业领导人共同为这个工厂开业剪彩。达喀尔拉力赛其实也是为这个工厂当时的剪彩活动前期的预热,应该说达喀尔拉力赛在安哥拉是一个大家非常能够理解的比赛,因为它本身是穿越非洲的比赛,安哥拉人非常了解达喀尔拉力赛,甚至超过了F1等等这样的一些比赛。

  我当时去安哥拉,做市场调查的时候,我就把这个题目列上去,调查表明大家都知道达喀尔拉力赛,非常高的一个知名度,大概60%的人知道达喀尔拉力赛,而且对于达喀尔拉力赛非常关注。我们还有一个问题,如果安哥拉的车手可以参加这个比赛,你们是什么感觉?他们说是非常了不起。如果用安哥拉生产的汽车参加比赛你们怎么看?他们说,在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体现他们的优越感和荣誉。如果安哥拉的车手用自己国家生产的汽车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是非常荣耀的事情。所以,我们经过了这个市场调查以后,当然我们还有其他的做营销的手段,决定用安哥拉的车手参加达喀尔拉力赛。

  当然了,用安哥拉车手参加达喀尔拉力赛和中国的车手一起,也是表示了中国和非洲的友好关系,中国和安哥拉的友好关系。所以,基于这些考虑,选择了安哥拉的车手参加了达喀尔拉力赛。其实,安哥拉的车手选拔的过程非常艰难,不像中国的车手已经职业化了,有一些车手的水平是非常高的,像周勇和我们以前的车手徐浪,在国内的水平都是非常高的。而且,他们稍加训练,就可以参加达喀尔拉力赛。但是安哥拉的车手目前的水平还是业余的,做了很多次的培训,请专家对他们进行选拔。前一阶段的工作是非常非常复杂的,他们这两个车手第一次参加比赛的时候非常有国家的荣誉感,他们随身携带了自己国家的国旗,还有待有安哥拉国徽的围巾,他们带了很多,准备得非常充分。而且,他们国家的荣誉感,是非常地高。他们在现场表现出来的职业素养也是很高的,所以不能参加这个比赛,取消之后安哥拉的车手失声痛哭很难受。后来我们告别的时候,他们把带的很多的围巾送给了车队的其他的成员。

  当然了,达喀尔拉力赛即便是今后再也没有的话,也不会影响郑州日产在安哥拉以及整个海外的事业,在安哥拉的事业绝对不会受影响。我们会用其他的办法来弥补这种损失,用其他的办法来增强中安两国的经济交流和友谊。谢谢!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可以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媒体:请问这是这四次比赛,但是被取消了,那么作为企业的代表,参加这个比赛在你的产品推广当中产生了什么影响?包括这次奥丁车队第一次出车,但是取消了比赛,现在虽然没有参加比赛,但是对于这款车寄予什么希望?

  郭红军: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是企业一贯的方针,不仅仅是代表了郑州日产的企业精神、团队精神,从整个营销的角度来说也是非常成功的案例。几年的达喀尔拉力赛,对郑州日产企业的品牌的知名度和好感度,以及当年的帕拉丁这款车的产品的品牌的知名度和好感度,都是有非常正面的影响、积极的影响,而且以前也做国市场调查。帕拉丁的知名度,在提及的情况和未提及的情况下,整体的知名度当时达到了90%以上的知名度。应该说,几年的达喀尔拉力赛不仅仅是帕拉丁产品,对整个郑州日产企业的品牌形象,都是有非常正面的、非常积极的、非常好的影响。

  奥丁车作为帕拉丁一脉相承的一款车,也是郑州日产自主品牌的一款车,也是我们双品牌战略的一款车,用的是东风的品牌。而且这款车,今后也是承担起面向国际市场海外事业的一款重要的车型。通过达喀尔拉力赛,奥丁车应该说通过达喀尔拉力赛,我们希望它可以成为世界品牌。

  虽然这次达喀尔拉力赛没有如期进行,但是我觉得我们的方向是对的,我们会用其他的方法,包括参加其他的比赛,把奥丁打造成为帕拉丁甚至是超过帕拉丁的民族品牌,可以在世界上各个国家能够畅销的名牌好的车。谢谢!

  主持人:谢谢各位媒体的朋友,谢谢各位嘉宾!

  今天媒体座谈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