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2008达喀尔 >> 赛事新闻

08达喀尔停赛安全并未唯一原因 中国车队损失巨大
2008-01-16 13:30:00 新民周刊

  众所周知,达喀尔拉力赛赛事组织者取消比赛的直接原因是遭遇恐怖主义袭击的威胁,然而有专家分析,其停赛的真正原因来自政治、经济、安全的三重巨大压力。

  达喀尔拉力赛是世界上最顶级、规模最大的洲际拉力赛,许多年来,世界车迷早已习惯在每年的年初尽情享受拉力赛带来的视觉盛宴。然而,今年的大赛尚未开始却已宣告终结——因遭恐怖主义袭击的威胁,日前这项赛事被迫停赛。这在达喀尔拉力赛历史上还从未出现过,拥有30年历史、在世界范围内影响前空的这项赛事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未来的达喀尔拉力赛路在何方?

  安全不是停赛唯一原因

  众所周知,达喀尔拉力赛赛事组织者ASO取消比赛的直接原因是遭遇恐怖主义袭击的威胁,然而据专家分析,赛事组织遭受到的来自安全、政治和经济上三大因素的巨大压力,才是2008达喀尔拉力赛宣布停赛的主要原因。

  经过30年风雨,如今的达喀尔拉力赛早已成长为一个举世瞩目的体育赛事,但是赛事越出名,受到的各方面影响也就越大。毛里塔尼亚政府官员非常遗憾地表示,取消比赛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该国的国际形象,同时也助长了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但这所有的一切,当事人和参与者只能无奈地接受,就像伊拉克足球队直到今天都无法拥有自己的主场一样。

  除了安全隐患,没有强硬的政治背景和没有相对稳定的经济保障是达喀尔拉力赛被取消的另两个主要原因。据记者了解,达喀尔的组织者是法国一家私人公司,没有任何政府背景。这个赛事是建立在法国前殖民地的“感情基础”上,ASO的官员可以在撒哈拉地区受到总统般的待遇,但却缺少法国政府的支持。据组委会内部人士透露,相比车手个人安全问题,法国政府包括外交部作出的“强烈建议”和“劝告”对组织者影响更大。而且,由于没有政治背景,直接导致了本届比赛直到开赛前还没有一家保险公司愿意对赛事提供必要的担保,这是一个致命的经济问题。

  没有政治背景、没有安全保障、没有保险公司担保,这三大问题一同出现,让达喀尔拉力赛在迎来自己30周岁生日之际突然“停摆”。

  如果仅仅只是恐怖分子的威胁,这次比赛未必会被取消,因为达喀尔并不惧怕死亡。几乎所有参赛车手都知道,这是世界上最富挑战性的线路,出发不一定意味着开始,有时它意味着结束,那是生命的结束。在此前的29届达喀尔拉力赛中,已有53人丧生。在战乱年代,反政府武装、恐怖分子和地雷是相伴车手左右的常客,比赛时他们不仅要与恶劣的自然环境抗争,还要担心与周遭的冷枪不期而遇。在和平年代,死亡之神换了一副面孔,车手猝死和车祸成为主要事件。去年的达喀尔拉力赛上,摩托车组车手奥比约克斯在第14赛段离终点还有15公里处因心脏病突发身亡,成为2007赛季第二位遭遇不幸的车手,也是达喀尔拉力赛历史上第25位殒命的车手,更是自达喀尔第一届开赛以来第53位在此残酷赛事中死亡的人。

  车手门光远曾经说,达喀尔的魅力就在于靠在抛锚的赛车上看非洲的星空:“死寂的夜,经历过整晚的绝望,你甚至觉得就要死在这陌生的土地上。一阵引擎声出现在远方,那时重现希望的激动,是在其他比赛中从来体会不到的。”达喀尔是艰险的,但也是迷人的,正因为这条路有可能通向天堂,也有可能通向地狱,富有冒险和挑战精神的达喀尔车手才会对它上了瘾。

  在他们看来生命的意义不仅在于活着,更在于为了理想和追求而献身,越危险、越陌生的地方,越能刺激他们的神经,越能使他们充满向往和憧憬。达喀尔创始人萨宾以及梅奥尼等25位知名和不知名的车手血染黄沙,正是对达喀尔拉力赛英雄精神最好的一种诠释。

  车队车手严重受“伤”

  自赛事创办以来,达喀尔一直追求的是“挑战人类体能、精神极限和极端危险条件”,去年的马里同样被恐怖主义的阴霾所笼罩,但那时的每一个车手都勇敢地闯了过去。如今,毛里塔尼亚又出现了相同的“极端危险”的局面,对车手们来说,他们同样是毫无畏惧的。

  其实,取消比赛的声音,从来也没有来自车手和车队,何况毛里塔尼亚方面拍着胸脯保证所有参赛者的安全。对于车手,他们也许会和历史上最刺激的比赛擦肩而过,这不能不说遗憾。在ASO宣布正式取消比赛的那一刻,一位安哥拉赛车手伏在自己的赛车上伤心地啜泣,他的眼泪几乎表达了所有参赛者的失望和悲痛。前来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美国大牌车手罗比·戈登也对组织者的决定非常失望:“我对ASO公司彻底失望了。我一点也不理解他们不去毛里塔尼亚的原因,车手到底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局势?而且,他们连个方案B、C、D都没有,他们根本就没有备用方案,也不给人任何机会去讨论其他方案,只是走过来说:就这样吧,比赛取消了。”戈登还表示,“当他们决定取消比赛时,我正和40人呆在里斯本,其中28人是准备投入比赛的。我们没有航班,也没有酒店,第二天早上就要离开,更让我们无奈的是这次比赛取消给赞助商带来十分恶劣的影响,我们以后还怎样与赞助商签约?ASO让我们处在非常非常尴尬的境地。”

  曾在达喀尔拉力赛中取得第19名好成绩的车手徐浪也是仰天长叹:“真是天大的‘玩笑’,简直让人无法接受啊! ”昔日曾夺得过中国拉力赛冠军的云南雄风赛车俱乐部总经理麻俊昆是圈内公认的硬汉,当时也是泪流满面。作为领队,经过 8个月的精心准备,从组队到训练都可谓胸有成竹,近20天来更是率领车手前往摩洛哥和法国,摸爬滚打展开沙漠模拟训练和赛前调整,然而如今一切努力瞬间化为泡影。“展示中国车队、车手形象的机会没有了”,麻俊昆回想起对中国参赛队员近乎苛刻的要求,“真感到有些对不起他们。”

  据记者了解,今年达喀尔拉力赛的意外取消也使几支报名参赛的中国车队损失巨大。1月11日,代表“2008中国统一润滑油三菱拉力艺车队”出赛的刘斌回到北京,在接受采访时一再感叹诸多努力付诸东流。据他估计,整个车队在车辆改装、运输、后勤保障等方面投入的金钱达到了2000万元,而这还不是几支参赛中国车队中投入最多的。一向热衷达喀尔的三菱表示尚未决定明年是否参赛,而其他几支中国车队也表示出对达喀尔意兴阑珊。可以说,今年达喀尔拉力赛的临时取消严重挫伤了中国车队的热情。

  其实,几乎所有的参赛车队都遭遇了类似的悲惨命运。车队热情严重受挫,车手心中的“达喀尔情结”也受到严重的伤害,对于ASO来说,这可能是取消比赛所带来更多的更大的硬伤。

  达喀尔离得开非洲吗?

  对于组委会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尽快确定2009年比赛路线。据业内人士透露,虽然2008年达喀尔拉力赛仍是按照穿越西非撒哈拉浩瀚沙漠的经典路线设计的,但即便没有这次的恐怖组织威胁,组委会也早已考虑在这个30周年 “纪念版”之后,远离这个被恐怖组织笼罩的是非之地。

  由于途经的非洲国家动乱不断,早在两年前,达喀尔组委会就已开始探讨在非洲之外举行达喀尔拉力赛的可能性。他们分别考虑了南美洲、大洋洲、中亚和西亚等几个拥有广阔沙漠的地区,并分头和相关方面进行了接洽。2008年赛事的意外停摆,让易址工作更加迫切地被提上议事日程。1月12日,又传出最新消息,“ASO正在严肃考虑将比赛搬到智利,因为那里也有一个沙漠。”

  可是,一旦离开了非洲,那还能叫达喀尔拉力赛吗?在比赛被取消时,很多车手责问组委会为什么没有其他方案让比赛继续进行。实际上,今年的比赛有自己的特殊性。首先,比赛赛段的一半设在毛里塔尼亚境内,共有8个赛段——这是在一个国家设置赛段最多的一次。组委会实际上已经为取消个别赛段设计了备用方案,但如果毛里塔尼亚境内的赛段全部被取消,比赛将被缩短一半路程。而这样的比赛是有违达喀尔精神的,还不如不办。

  达喀尔拉力赛的标志就是翻越沙漠,但走出非洲的拉力赛是否还能叫“达喀尔”,很多人都有质疑,而且从感情上也无法接受。负责赛道设计的ASO赛事主管达维德明确地表示:“只要具备可操作性,我们仍然不会离开非洲。”有也专家指出:实际上,达喀尔离开非洲寸步难行。ASO公司的支援飞机只能在非洲畅通无阻,机场可以不设防,出了非洲,他们还能做到吗?

  中国知名赛车评论员黎明京认为:“实际上,ASO只能做非洲生意,出了法国人自己的势力范围,他们什么都不是。”另外,新路线在选择上也存在很大的局限,黎明京认为,ASO公司这次没有将中国列入未来线路,是因为他们在这个区域遇到了对手——法国人麦吉曾经搞过三次比赛,两次“巴黎-北京”,一次“莫斯科-乌兰巴托”,今年还将举办一次“穿越东方”越野赛,号称世界最长的拉力赛,从圣彼得堡到北京。所以,ASO公司是无法涉足这条线路的,因为有“侵权”嫌疑。此外,就是在传统的达喀尔拉力赛线路上,ASO也遇到了另一个对手。一个名叫“泛非拉力赛”的比赛去年11月举办了首次比赛。这个赛事坚持走“巴黎-达喀尔”的传统线路,但比赛以集结赛为主,今年举办的时间是11月11日,报名费用比达喀尔拉力赛低一半。就是达喀尔真的去了南美,也不是“处女赛”,美洲有传统的“巴加BAJA ”越野赛,只是比赛线路没有达喀尔这么复杂。这么多比赛,性质重叠,推广时是很容易混淆的。

  所以说,达喀尔拉力赛要想真正走出困境,并不能指望新路线,也不能离开非洲大沙漠,因为只有在那里才能找到“ 原汁原味”的达喀尔拉力赛。 (国庆)